卖牌5年,仁东控股收购合利宝支付还有九千多万逾期未付

admin 53 0

2011年完成上市的仁东控股,在去年经历了连续跌停事件,股价犹如坐了过山车,上涨到历史最高点后一路下跌,这家股价涨幅曾达到250%的公司竟然没钱了。

去年11月,仁东控股与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分手,双方在表决权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,海科金集团持有的仁东控股表决权等股东权益随之终止,此后仁东控股股价崩盘。

拖欠银行2.7亿贷款迟迟未能偿还,收购合利宝支付还有九千多万逾期未付,股东疯狂套现离场,仁东控股的资金露出枯竭的迹象。

01

9600万收购款未付

仁东控股在2016年时通过收购合利金融,将合利宝的第三方牌照收入囊中,自此开始布局第三方支付业务。

合利宝的管理团队体系大多出自易宝支付,牌照业务包含线上线下也较为齐全,公司自经营起始主做线上业务场景,线下基本处于空白。也可能是发现了牌照过于空置浪费,合利宝转换思维,把线下业务转交由许多包盘商进行运营,起到了非常显著的业绩增长。

根据市场数据显示,5月份合利宝的收单交易已经高达1222亿元,挤入了POS收单第一梯队,超过易生、海科、汇付天下、瑞银信、盛付通等老牌头部收单公司。

据了解,当时仁东控股收购合利金融的价位为14亿元,在2016年仁东控股支付了前两期的转让款,两期合计支付金额为9.95亿元。

 

收到前两期转让款后不久,合利金融进行了包括股权转让、法定代表人等工商信息的变更,完成了备案手续,这也意味着合利金融正式归属于仁东控股。

 

虽然合利金融和合利宝已经是仁东控股的子公司,但根据最新的情况,仁东控股一直没能将收购交易的尾款付清,在2018年9月时还剩1.58亿元未付。

又过去了近三年时间,仁东控股仅仅支付了6000万,仍然没有将这笔收购的交易款项全部结清,在仁东控股5月28日发布的公告中显示,该交易款还剩余9641.33万元未付。


合利宝支付于2014年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,业务类型包含互联网支付、移动电话支付、银行卡收单。

2020年财报显示,合利宝营业收入12亿元,同比增加8%;净利润8427万元,下降30%。合利宝的营收占合利金融营收的86%之多,占仁东控股全年营收的56%。

综上看来,合利宝是找了个负债的爸爸。仁东控股想要在短时间内付清显然是有难度,而且对于仁东控股而言,还有更重要的资金窟窿需要弥补。

02

2.7亿贷款逾期


去年12月份,仁东控股于2019年获得的兴业银行3.5亿元贷款到期,在未续贷的情况下,导致欠兴业银行的3.5亿短期贷款本金未能如期偿还,后来向兴业银行申请续贷,但由于流动资金紧张,两次续贷申请均被兴业银行否决。

仁东控股累计共偿还了0.8亿元,余下2.7亿元在法院调节后,其中的1.5亿应由仁东信息代偿,另外的1.2亿本金及罚息则由仁东控股分三期偿还,并且仁东信息追加质押股票150万股来提供担保。

 

按照还款时间,1.2亿欠款在7月31日前应还4000万,8月31日前应还4000万,9月30日前偿还4000万和之前复利罚息预计1300万左右,现在距离还款期限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。

 

在去年三季度,仁东控股季报显示货币资金高达15.54亿元,手握重金的仁东控股却无法偿还3.5亿银行欠款,资金账户的真实性一度引发质疑。

经历转型之后,仁东控股在2017年亏损2.16亿,在2018年和2019年纷纷实现盈利,盈利分别为0.53亿和0.3亿,仁东控股2020年由盈转亏,其2020年年报显示,2020年净亏损达到3.74亿元。

03

股份拍卖流拍

根据司法拍卖网络平台显示的结果,仁东控股持股5%以上股东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持有的28,197,750股公司股份已经流拍。

这2819.775万股占仁东控股总股本的5.04%,均处于质押和司法冻结状态,而阿拉山口市民众创新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持有的1543.6017万股股票曾因借款合同纠纷在2018月被拍卖。

仁东控股表示司法拍卖不会对公司产生重大影响,但流拍的结果很多投资人已早有预计,一名相关人士向「支付百科」表示,仁东控股现在呈下跌趋势,价格不到最低一般人不会要。

流拍也说明没有人愿意接盘仁东控股,被誉为2020年最强绞肉机的仁东控股,在2021年依然不被市场看好,在投资人眼中,仁东控股下行的概率偏大。

截至今日下午三点,仁东控股的最新股价为11.55元,相比昨日下跌1.53%,总市值为64.67亿。

04

股东减持股份

6月1日,仁东控股控股股东仁东信息收到证券公司通知,要求仁东信息通过处置担保物等方式归还剩余债务,仁东信息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处置了上市公司股票,近期累计减持比例为1.83%。

此外,6月3日,因张永东个人借款债务纠纷问题,民众创新所持的仁东控股5.04%的股份将分两笔公开拍卖,每笔拍卖股份数量占其持股数量的50%。

每次仁东控股股价的大涨,都对带来股东股份的减持,这样的情况在仁东控股身上已经发生了多次,尤其在去年前11个月期间。

 

今年5月份,证监会披露了一份《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》,景华因涉嫌操纵“仁东控股”,依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》第一百九十二条的规定,证监会拟对其处以50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。

景华曾是仁东控股持股超过5%的第五大流通股,在2016年入场的景华,2020年将持有的仁东控股股票大量卖出,套现超过10亿。

05

多次被问询

今年6月3日,深交所向仁东控股发出问询函,要求仁东控股结合各项业务模式,说明各类业务收入确认采用总额法还是净额法等问题。

 

在此之前,仁东控股已经多次收到过深交所的问询函,根据统计,近年来仁东控股被问询或批评超过10次,扣非净利润五年复合增长却不足3%。

去年11月份,仁东控股还因为控股股东、实控人发生变更收到深交所关注函,收到监管函对于仁东控股似乎成为了家常便饭。

股价的下跌使仁东控股失去了快速筹集资金的渠道,加上令人堪忧的业绩,仁东控股翻身已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转变的,数亿元的欠款压身,仁东控股的自救之路还要继续。

发表评论 (已有0条评论)

还木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吧~